潑墨文學 > 都市小說 > 入贅三年韓三千 > 章節目錄 第六百二十三章 親戚還沒來!

章節目錄 第六百二十三章 親戚還沒來!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iayiui.com.cn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“你認為,我們現在還有資格抓韓天養嗎,這樣只會讓韓三千更加憤怒罷了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”韓嘯說道。

    不是抓韓天養?

    韓天生疑惑的看著韓嘯,除此之外,他就不明白韓嘯剛才那番話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抓韓天養,那找韓天養的意義又在哪呢?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韓天生疑惑的問道。

    韓嘯嘆了口氣,說道:“如今你已經并不是高高在上,應該降低自己的身份來看待這件事情,找韓天養,是要協商解決你們之間的恩怨,然后讓韓天養勸說韓三千放過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這不可能!”韓天生第一念頭便是拒絕,而且拒絕得非常果斷。

    協商這兩個字在他眼里,就是笑話。

    當初他和韓天養恩斷義絕,甚至逼著韓天養下跪,被迫離開米國,這些都是韓天生凌駕于韓天養之上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對于韓天生來說,他眼里的韓天養永遠都要低人一等,而他怎么可能去和一個低等人協商呢?

    “為什么不可能,就因為你一直以來都認為韓天養低人一等嗎?”韓嘯無奈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他在我眼里就是一個廢物,這是任何事情都改變不了的,而你,竟然要我去和一個廢物商量,韓嘯,你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嗎?”韓天生冷聲說道。

    韓嘯當年離開天啟,回到韓天生身邊,是因為韓天生有恩于他,如果不是韓天生也就不會有今天的自己,所以韓嘯很感恩,愿意把自己的一生都用在保護韓天生這件事情上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,韓嘯已經失去了保護韓天生的能力,或者說得直白一點,他根本就沒有資格保護韓天生,面對翌老,他除了束手就擒之外,別無選擇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陪你一起死,只要你愿意。”韓嘯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韓天生怒不可遏,走到韓嘯面前面目猙獰的說道:“你是我的保鏢,就應該保護我的周全,而不是要我去對一個廢物低聲下氣。”

    “我絕對會為了保護你拼盡最后一口氣,這一點你可以放心。”韓嘯面無表情的說道,他可以死,只要韓天生做出選擇就行了。

    拼盡最后一口氣!

    這句話很顯然是在說即便他死了,也無法保護韓天生,韓天生自然明白這個道理,可是為了活下去,難道就只能夠去求韓天生嗎?

    如果時間倒回十年,韓天生的想法絕對會非常堅定,不會有一絲的游移,但是現在,一想到他會死,韓家也會毀在他手里,韓天生就猶豫不定。

    “你應該很清楚,能夠改變韓三千想法的,只有韓天養才能夠做到。”韓嘯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韓天生一言不發的回到自己的房間里。

    出于尊嚴,他絕不愿意去找韓天養,但是性命當前,難道真要為了這口氣而賭上自己的性命嗎?

    人生一世,他雖然剩下的時間不多,但韓天生絕不愿意以這種方式落幕。

    辛苦建立起的韓家,最終卻又毀在了自己手里,這絕不是韓天生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難道,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嗎?”韓天生坐在床沿,自言自語的說道,佝僂的身姿顯得垂頭喪氣。

    另一邊,韓三千還在為馬煜出現而發愁,這家伙橫空出世救了他,而且還讓馬飛浩給他當狗腿子,韓三千越想越覺得腦子里一團漿糊。

    難道說,馬煜跟那個層面有關嗎?

    可即便馬煜真是那個層面的人,韓三千也不覺得自己能夠得到這種高規格的待遇。

    當初和宮天交手,雖然贏了,但也很勉強,他可不覺得因為這件事情就能夠得到那個層面的重視。

    馬飛浩離開之后,韓三千掏出了在南宮家得到的那塊玉佩,上面天啟二字清晰可見,他猜測過天啟或許就是對于那個層面的稱呼,不過在沒有真正確定這件事情之前,這一切也只是他的猜測而已。

    “天啟,究竟是個什么樣的地方,難道是某種神秘的組織嗎?這樣的組織存在又有什么意義呢?”韓三千自言自語的說道。

    他現在對于那個層面的了解少之甚少,不過他能夠感覺到,這個層面似乎已經距離自己越來越近了,相信總有一天,他能夠進入這個層面,并且了解到這個不為人知的世界究竟是怎么樣的。

    這時,戚依云端著果盤走進了房間。

    每天韓三千除了固定三餐之外,戚依云還會為韓三千準備一些營養品和水果,可以說把他照顧得非常全面,生怕韓三千缺失了營養,營養身體恢復。

    “吃點水果吧。”戚依云說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死在韓家別墅門口,你能夠想象戚家會有什么后果嗎?”韓三千對戚依云問道,這個問題他們之間還沒有討論過,但是結果不用多說兩人都心知肚明,所以韓三千對于戚依云有膽子做出這樣的決定,非常佩服。

    “假設性的問題沒有意義,我拒絕回答。”戚依云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為什么要這么做呢?這可以告訴我吧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    “愛你咯,除了愛你,我想不到其他原因,我對你的愛足夠濃烈了吧,差點搭上一家三口的性命。”戚依云回答得非常輕松愜意,似乎在她看來就是一件很小而且理所當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韓三千心里嘆了口氣,如果僅僅是因為愛,就能夠讓戚依云付出如此巨大的風險,那么這份愛實在是有些沉重了。

    看到韓三千嚴肅的表情,戚依云突然一笑,說道:“你還真把自己當男神了,我們家這是賭你不會死,賭你能贏了韓家,這樣一來,我們家能夠得到的好處非常多。”

    韓三千知道,這或許是其中一部分原因,但絕對不是根本因素。

    突然,韓三千想到了一件事情,跟戚依云的親戚有關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戚依云之后,韓三千才問道:“對了,你的親戚,來了沒有?”

    戚依云愣了一下才說道:“你怕了?有什么好怕的,不就是沒來嗎,又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韓三千差點被一口蘋果梗在喉嚨噎死,這還不是大事?要是戚依云真懷孕了,對韓三千來說,可就是天地變色的大事啊,不光沒法對蘇迎夏交代,韓三千更加不知道該怎么對待戚依云。

    “不能這么巧吧。”韓三千快憋屈死了,喝得伶仃大醉,什么感覺都沒有,這要是當了爸爸,豈不是太冤枉了!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又不是我說了能算的。”戚依云心中偷笑,看著韓三千驚嚇的表情別有一番風味,至于韓三千這么排斥這件事情,對于戚依云來說,都不是事,畢竟她被韓三千拒絕也不是一兩次,早就已經習慣了。

    韓三千重重的吐出一口晦氣,除了在心里祈禱之外,也沒有別的辦法了。

    對于躺在床上修養的韓三千來說,日子過得非常煎熬,哪都不能去,就連下床也需要得到戚依云的批準才行,這就像是廢物的日子,無所事事。

    但是外面的世界,卻格外精彩,除了韓天生糾結于要不要親自去一趟云城的事情之外,馬飛浩為了能夠討好韓三千,在華人區也做了不少事情。

    這天,馬飛浩親自來到了方爍家里,方爍可是一直都想殺了韓三千的,如今身為韓三千的狗腿子,馬飛浩自然要幫韓三千解決了這個麻煩。

    “浩哥,你怎么親自來我家里了。”方爍這些天躲著不敢出門,韓三千一天不死,他就一天心神無法安寧。

    “方爍,你和三千哥之間的過節可不小啊。”馬飛浩淡淡的說道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重庆时时彩计划专业板 杭州麻将骰子怎么看 黑龙江11选5 直选能对组选么 体彩重庆百变王牌走势 广西快3追豹子技巧 广西11选5历史号码 银色雌狮4x 竞彩比分串关 天津快乐十分直播 华东联销c515开奖结果 悦配资 今日3d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