潑墨文學 > 玄幻小說 > 265997 > 章節目錄 第348章 大結局

章節目錄 第348章 大結局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iayiui.com.cn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【 .】,!

    青云和元冽常常在閑暇時間用溯鏡看一看他們想念的人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也只是看看。因為他們明白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軌跡,因或者果,他們已經不能去左右。

    銳王在登基的第二天,改國號為榮。第二年,封沈珍珠為皇后。

    大榮二年春天,銳王娶了大夏國十三歲的小公主,封為順妃,秋季,娶了高迪國的公主,封為柔妃。

    銳王仿佛比原來的皇帝凌塵更諳為帝之道。

    他的皇后,是標準的好皇后,不爭寵,不吃醋,不生氣。落落大方,對后宮每個妃子都很關照。

    又是深秋,珍珠病了,于蓉來宮里看她。

    滿院子的秋色,兩個人坐在院子里喝茶。

    珍珠看著大腹便便的于蓉道:“你身子不方便,不易外出走動,何況我這是帶病之身,白大哥會怪我的。”

    于蓉道:“過幾日天冷了,就不出門了,而且也快生了,聽說你病了,過來看看你。你的臉色不好,晚上還是不容易睡著嗎?”

    珍珠點頭。

    于蓉道:“要是青云還在,她能治這不寐之癥。”

    珍珠道:“我這是心病,祛不了根。她現在即使是神仙,也治不了我的病。”

    一陣陣笑聲從外面傳過來,聲音那么愉悅。

    “皇上又納妃了?”于蓉問。

    珍珠點頭:“嗯,是尚丹國的玉公主。”

    于蓉道:“珍珠,你為什么不為自己活一次?你要是不愿意皇上納妃,可以提出來的,為什么要活得這么累?”

    珍珠苦笑:“我提出來有用嗎?不是誰都有青云的勇氣,也不是誰都有你那么瀟灑和幸運。我能待在他身邊,我就很滿足了。大部分的人,都是這樣活著的。”珍珠聽著外面的歡歌笑語,心底卻涌出從未有過的寂寞。

    于蓉道:“你沒試過,怎么會覺得沒有用?”

    她握住珍珠的手道:“我和青云只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也為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去努力過。所以,很多事情,你不試一試,不要妄下結論,你不說出來,別人不知道你需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白少庭退了朝,接了于蓉回府。

    珍珠看著他們手挽手,走在夜色里,越發覺得凄冷無依。她環顧四周,她的宮殿無比華麗,可是卻沒有一樣是她想要的。

    她到底想要什么?如果從頭開始,她還會選擇這種生活嗎?

    “你不試一試,你怎么知道?”她的腦海了想起于蓉的話。

    立冬那天晚上,皇上在新納的俏妃那里過夜。二更天,皇上已經入睡。

    皇后宮里的宮女小雁急匆匆過來叫皇上,俏妃的大宮女佩兒攔住了她:“皇上和娘娘剛剛入睡,不能打擾。”

    小雁道:“皇后娘娘病了,你不去稟告皇上,不怕皇上怪罪?”

    佩兒道:“我會稟告皇上的,但要等皇上和主子醒了。”

    小雁氣的哭著回了中安宮。

    中安宮內,珍珠看著小雁:“別哭了。我沒事。”

    她真的沒事,她只是想試一下,他的心中還有她嗎?

    讓小雁移過來火盆,珍珠將一些詩稿投入火中,看著它們一點點的被火舌吞沒。又將一方水藍色繡著粉色合歡花的手帕丟了進去。

    小雁哭著說:“娘娘,這是您珍藏的東西,為何也要燒了?”

    珍珠笑了笑:“很多事情,已經忘記了,這帕子,還留著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這手帕,是當時銳王給她的。那時候,她還是宮女,而他,還是銳王。

    半夜,皇上醒了,隨口問了一句:“我好象聽著有誰來過?”

    俏妃搖頭,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進來伺候的佩兒低聲道:“皇后宮里的小雁來過,說是皇后娘娘不舒服,皇上正在睡覺,奴婢沒來得及..”

    沒等俏妃說什么,皇上已經起來,自己穿了衣服,急急離去。

    走到門口又退了回來:“剛才為什么不稟告?杖責三十!”

    他急匆匆來到中安宮。

    門口的丫頭剛要進去稟告,皇上擺了擺手。

    他放低了腳步,慢慢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深宮冷寂。她躺在那寬大的床上,蜷成一團,占了一個小小的角落。那錦繡的被子,層層包裹著她,連同她的喜怒哀樂。

    他慢慢走上前,上了床,將她緊緊抱在懷里。

    青云關了溯鏡,深深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每個人過什么樣的生活,其實是性格決定的。

    陽光照在每個人的身上,都是一樣的。不一樣的是自身的感覺。是對生活的妥協還是抗爭。

    凌塵道:“你要是想她們,可以回去看她們。”

    青云搖頭:“不用了。這樣看看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傾城大陸以后會有辛旌平掌管,我倒是想去傾城大陸看一看。順便看看青衣堂。”青云道。

    凌塵同意,“還有呢?只去傾城大陸?”

    青云笑了:“當然。我們不是說好了,西周大陸上的任何事情,你負責,朝云大陸上的任何事情,我負責嗎?難道你又用溯鏡偷偷看花顏?”

    凌塵低笑,“你都做了五洲大陸的女帝,還這么小心眼!我和花顏,真的沒什么。我是在看他們的動亂何時結束,左朗親自出馬,果真有效。倒是你和霍驚云,你是不是偷著看霍驚云了?”

    青云臉仰臉道:“是,難道只允許你看花顏,就不許我看霍驚云?我聽說,他大婚了!”

    西周大陸。

    七天七夜的激戰,終于剿滅了最后的抵抗者。金光哲最后一波勢力,被霍驚云埋藏在這荒涼的黃沙里。

    鮮血染紅了這里唯一的白水河,河面上浮起的尸首綿延十幾里,禿鷲興奮的叫聲響在半空中,經久不息。

    經歷的戰事愈多,心愈冷,霍驚云的臉上已經許久沒有笑意,時間長了,大家已經忘記了他笑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君上,前面就是墨山。”白狼大聲說。

    白狼是青云留給他的。白狼帶著他找到了玄山底下的寶藏,那些硝石,那些硫磺,還有紅銅,紅銅是制作寶劍的原料。原來玄山是一座寶山。

    “墨山?這里也有一座墨山?”霍驚云聽到這山的名字,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白狼點頭,“是的,這墨山上有一種鹿,長著四只腳,能預示天氣。不知道能不能碰上。”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重庆时时彩计划专业板 快乐12开奖官网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2技巧 股票涨跌是人为控制吗 二十一点游戏注册 游戏机动物跑跑跑玩法 广东快乐十分注册 足球竞彩稳赚不赔技巧 用借贷宝赚钱app 公式规律一码特 夺宝阁人工计划软件手机版 湖南棋牌红中麻将 时时彩技巧个人经验